图片
导航菜单
 
 
产品二级分类
音箱系列
文章正文
刀郎骂恶人的《罗刹海市》一夜霸屏!歌词全文逐句解析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4-06-11 15:53:0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刀郎的新歌《罗刹海市》因与《聊斋志异》的一篇故事同名,还引来网友纷纷查阅典籍,带火了《聊斋志异》。

  歌词很长,438个字,翻来覆去地说“那马户”、“那又鸟”,唱得跟绕口令似的,如果仔细找,稍微有点文化的人,还会从中找到一些藏头去尾的成语,比如“一丘之貉”、“狗苟蝇营”、“牝鸡司晨”、“黄蜂尾上针”、“颠倒黑白”、“猪狗不如”。

  《罗刹海市》故事中讲述英俊少年马骥误入到一个叫罗刹海的小国家,这个国家以丑为美,长得越丑职位越高越能享受荣华富贵,完全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,作者蒲松龄巧借故事指桑骂槐,旁敲侧击揭露社会现实。

  有知情网友称,这首歌的灵感源于《聊斋志异》的一则故事,于是,网友纷纷查阅《聊斋志异》的同名篇章,试图解读刀郎新歌《罗刹海市》的“弦外之音”。

  10几年前,刀郎的歌被那英、汪峰、杨坤和高晓松等人批不够高雅,缺乏文学性。这次刀郎就从文字的文学性下功夫,歌曲《罗刹海市》源自《聊斋志异》的一则故事。讲述了罗刹之国中罗刹人光怪陆离奇异怪诞的景象。

  那里的人越是不像人,就越是能占据高位。相反,其他像人的人就越生活在社会底层。暗指自己的歌曲接地气而流行,却成了所谓天王天后的眼中钉肉中刺!可能刀郎学历比较低,还被人吐槽歌曲只适合农民听。

  特别歌曲中“那又鸟不知他是一只鸡”,真的尽显刀郎玩文字的功力!后面更是杀人诛心,虽然没有点出是谁扮高雅,没有点出谁是公公,但想必被diss的人肯定火冒三丈了!只能说莫欺人,特别还是欺负一个会创作的文化人。

  那时候是以周杰伦为首的台湾天王天后天团制霸乐坛的时代,众人的曲风都想跟上千禧年新时代的内核,仿佛现代都市流行才是音乐的真谛,才是高雅的。

  那时候刀郎以偏接地气的音乐横空出世,凭借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与周杰伦的《七里香》打地有来有回,甚至《西海情歌》成了商业巨头王健林的心头好。这时候“内地第一天后”那英坐不住了,直指刀郎不具备审美观点。

  后面那英好友杨坤也开腔说刀郎不好,直言刀郎的音乐“没有品质,让流行音乐倒退了15年”,汪峰也称刀郎的音乐是音乐界的悲哀。

  在一场发布会上,杨坤和汪峰还合体吐槽音乐圈门槛太低,虽然没指名道姓,但大家都知道他们说的是谁。

  如果说那英、汪峰只是音乐理念上不一样,毕竟俩人都是大红代表作不少的歌手,那杨坤作品厚度可谓差刀郎不是一点半点,怎么敢开腔的啊?

  后面入选年度十大歌手,最后颁奖礼上却只颁奖给九人。气得刀郎后面接受采访都直言斗不过他们!刀郎也自己选择逃避隐退。

  其实不同的曲风只是不同的音乐表现形式,大俗即是大雅。刀郎的歌曲接地气,引起广大群众的共鸣,那就是好的音乐。

  就连罗大佑等音乐教父也是对刀郎赞不绝口,谭咏麟还邀请刀郎当演唱会嘉宾。就算音乐喜好不同,也不该围攻“异己”,毕竟和刀郎类似的凤凰传奇现在也已经是天团,也是内地华语音乐的顶梁柱。

  不过刀郎既然已经从“围攻”中走出,再次王者归来,只能祝福他事业越来越好!这次那英评论区沦陷,也是大家的一种态度。

  为了不引起世人的误会,歌词的最后一句,他还特意声明这些驴驴鸡鸡的问题,不单单是“马户”和“又鸟”的问题,而是“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”。

  这个比较简单,本来蒲松龄原文描写的罗刹海市是在中国的西边两万六千里,但是今天刀神描述的“罗刹海市”在中国,反过来就是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。“罗刹海市”是蒲松龄写的一篇讽刺小说,用来讥讽那些颠倒黑白是非的人和事,也讽刺了那些为了融入其中,而故意扮丑的一类人。

  “冲”指要冲,交通要道;“焦”指因火烧而发黑发脆,这里焦海字面意思是烧焦的海,全文“过七冲越焦海”意指经历千辛万苦,相当于垮刀山过火海的意思。然后就到了这三寸黄泥地,黄泥地并不肥沃,但是能种特定的一些庄稼,形容这并不健康的娱乐圈子。

  在这一丘之貉的娱乐圈岁月长河中,有一个苟苟营,什么是“苟苟营”?答:狗苟蝇营!意为像狗一样无耻,像苍蝇一样逐臭,比喻到处钻营,而且手段卑劣。那么这里到底是哪里呢,后面有答案。

  这里杈杆儿的这里可以理解为那啥的保护人,或后台老板,为了贴个下文,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“导师”。如果这样理解了,那导师选的学院岂不是成了那啥了,马户很好理解,结合下文就是个驴。

  字面意思很好理解,就是说方圆十里的青楼都有他的诨名,意思是很出名。这里“十里花场”何不大胆想象成各类选秀节目等娱乐节目!

  两耳傍肩三孔鼻,这是蒲松龄原著里的词,两个耳朵吊到了肩膀上,长了三个孔的鼻子,就是形容奇形怪状,长得丑。这里用了个女“她”,指谁各位对号入座。

  明了了,啥玩意未曾开言先转腚,这个可是蒲版《罗刹海市》里没有的内容,是刀神对故事的延伸……这里不卖关子了,这是国内当年很火的的一款唱歌选秀节目,很多时候上台唱歌的还没唱两秒,导师就转身了,更有甚者,人家还没唱就有导师转身的。这里面充满了内幕,剧情和套路,全是按设计好的剧本来演的。多么虚伪可想而知。

  每天都坐在跟窝似的转椅上,跟母鸡偎小鸡似的。为什么要蹲窝里把蛋来卧?有流量还有有钱挣呗,脸露多了,名气就大了,就有话语权了,就瞧不上别人了。

  回想下,某选秀节目里面的所谓导师,对学员的评价是不是一套一套的?说的对错无所谓,重要的是他是导师,他的气场和感觉在那里,说啥样你们也听不懂,也不敢反驳。以至于到后来对人指指点点习惯了,点评学员已经无法满足内心的狂妄,开始点评圈内的人,这不刀神曾经不就被他们贬得一无是处!

  刀神自己出场了,原著里马骥相貌堂堂,风度翩翩,能歌善舞,满腹经纶,一表人才。刀郎正好在我国四川,新疆一带活动,算是我国西边了。

  他见到这娱乐圈里经常颠倒黑白是非,好的被说不好,烂的被捧上了天。这里的故事大家都懂,曾经那英、杨坤、高晓松、汪峰都对刀郎进行过贬低,而且刀郎一脸懵逼,心想我也没惹他们啊。

  驴喜欢听鸡叫,形容圈子里相互取暖,相互吹捧。也可以理解为一群水平不怎么样的人在那讨论艺术,却自以为很高雅、高深、高大上。

  草鸡是个啥鸡?答:母鸡。司晨是个啥?答:公鸡。母鸡打鸣又搞不准时间,在那冒充公鸡。明明不是那块料,还要一通瞎鸡八操作冒充很内行的样子。

  明明是私底下沟通好的剧本,还要在节目里演的眼泪哗哗的,欺骗广大人民群众,动不动就是“从小我的妈妈告诉我家里很穷,呜呜……”、“我的梦想是……”装作真情流露,骗去广大善良的人民群众的同情与信任。这跟那啥立牌坊有啥区别。

  这个拿红色来描自己的翅膀,那个拿黑色来给自己画张皮,拿绿色来绣自己的金冠,拿金子来镶自己的蹄膀。为了迎合大众口味,各种造假和欺骗。

  这里说下“黑画皮”在蒲版《罗刹海市》里的桥段。马骥因为原本的美貌在颠倒的罗刹国人眼里丑的要命,后来一次在一次酒后在脸上抹上煤灰扮张飞的影响,反而被罗刹国人认为美得冒泡。

  字面意思很好理解。延伸意思就是你是那块料就是那块料,不要在那装,你们四个人唱片销量加起来都打不过我,却各种看不上我。

  “愛”字有心,心有好坏,所谓的爱里也有坏心思,要善于辨别。女子二字合一起就是个“好”字,“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两般尤未毒,最毒妇人心。”

  西边的欧洲有个钢铁企业家,生了个儿子是个哲学家,名字叫做维特根斯坦。这个是真有其人,大家可以上网搜下。哲学家嘛,大概就是搞清楚一些事情,说了些很有道理的名言。

  个人认为,刀郎的《罗刹海市》的确讽刺了部分圈内歌手,但是,如果说这首歌仅是讽刺他们四位,那就太片面了,无疑是大炮打蚊子——大材小用。

  歌中的最后一句唱到“是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”,这10个字将歌曲主题彻底升华,言下之意是现实生活中不只是那四位,甚至整个人类都存在这个通病。
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  摩登系列摩域娱乐音响器材公司  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